美国线材专家BELL谈线材

HiFi秀 | 2016-12-14

线材设计篇:(问答全为实体记录) 

笔者(名线屋):我上来先问一个关键问题。关于线材,材料和结构哪个你认为更重要? 

BILL(指着中间吃剩下的鱼):我相信这是一条很好的鱼,虽然我不懂得烹饪,但我很喜欢吃中国菜。中国菜的烹饪手法很重要,手法才是最最有难度的。不过如果原材料不是很优良,相信今天的这条鱼口感会硬(老)一些。 

笔者:你的意思还是认为材料和结构是平起平坐的? 

BILL:我们最早发现用纯度99.99%的铜材声音会通畅很多,当时MONSTER CABLE也证实这一点。从80年代开始,我们就已经能够自己研制铜材了。当时有OFC,OCC等等,都是从日本那边买过来的。10年后,我们最早用了PCOCC,就是日立提炼的一种一个晶体结构的铜材,当时我认为它真的很棒。不过我们在加工的时候提出了自己的要求,所以名字改叫FPC,表示完美的意思。 

笔者:这个我知道,去年杂志上看到过,没想到说的完全一样。 

BILL:事实上当时我犯了一个错误,一直研究导体的时候都是切开导体来看里边的。后来我发现食品变质都是从表面开始的,所以1998年那年我们改良了我们所有的铜材,就是现在的PSC。PSC是经过表面处理的,这个你应该知道。 

笔者:我知道,我的店里有一个宣传牌子,写的很清楚。 

BILL:你的牌子有一个地方容易误解,就是纯度方面。你写的是99.99999%,这个一般指的是铜材最开始的一段时间。这个数值是测试出来的,不过变成商品以后就会慢慢减低。我和我的同事测量过,PSC铜材最早的一批能保持到6N左右,环境不理想的会低不少,4N的也有。不过6年多的时间,如果环境很差的情况下会是这样的,PSC+的情况则比较理想。要知道铜材越氧化越快,就像人生病一样,很难受。 

笔者:我一直认为PSC和PSC+差别很大,没想到真是这样。那PSS你怎么看待?他那么昂贵,听说有6个“9”的纯度。 

BILL:银在美国和日本加工费用太贵了,我们想换到一些便宜的地区来做,可惜那里加工水平太低,不符合我们的要求。你知道我们的铜来自于大洋州,那里的石头属于富矿,而且运到日本比较近,因此成本比较便宜。银则不是,所以整体成本就会贵上不少。 

笔者:15倍么? 

BILL:这个数字很荒谬,我们的产品铜和银只有5-6倍而已,你肯定计算有错误。 

笔者:说了半天银和铜,你觉得金或者合金怎样? 

BILL:金太昂贵了,我不可能用在整线上。不过以后我会试试,也许是100年以后。~~笑~~ 合金我们不会采用,最早我们出过半银半铜的产品,后来就不生产了。理由明后天告诉你。 

笔者:PSC+和PSS是你认为目前线材里最好的材料么? 

BILL:这种想法我不会再有了,也许以后还会有更好的出现,到时候我又要伤脑筋了。 

笔者:那我们说说结构吧。 

BILL:SST和螺旋李兹是我个人发现的。最早的CLEAR的线是空心的圆型排列,按照顺时针李兹平面排布的,如果你拆开以后是一条斜着的平面。我们现在改用正级顺时针,负极逆时针的李兹排列结构,这样正负极是两层,交叉排列。这样能够抵消一些不良的东西。交叉的角度我自己计算过,好象是30多度的夹角。另外,地震效应是很可怕的。 

笔者:这个没有听说过,从来没有。

BILL:很简单,地震的时候,人和车都不能动起来。因为两股力同时在动,所以相互受到牵制。力量小的一定是被受牵制,不能释放出来。导线平时也是在震动的,受空气运动,声音震动,电磁震动很多种。它们如同震动的地面,声音电流如同人或者汽车,所以受到很大阻力进行正常运动。我们设计的这种新的结构会减低很多震动,如同水泥的高速公路一样,这样汽车才能跑的快。 

笔者:很形象啊,我能够明白了。 

笔者:谈谈DBS吧,你认为这种装置属于传统理念还是新派理念? 

BILL:新的!这个理念是我的骄傲。 

笔者:你是今年或去年才发现的么? 

BILL:不是的,早在1988年,我接触的一些音箱分频器里就有电池。我是从我朋友那里发现这个秘密的。那会JBL也用过电池分频器,我就做了实验在线上。不过当时没有办法加工成商品,只好放弃了。现在的DBS系统也是去年我又突然想起来的,幸运的是现在加工起来很简单。 

笔者:我们曾经在一条DBS线上作过实验。接上和不接有两种声音表现,当然接上感觉会开阔很多,你认为DBS的功效是这样么? 

BILL:(一下画了3幅图片)我们听到的声音是两种的结合体。一个是能量,一个是信息。信息就是实际内容,好象这道菜的调料一样(手指着澳龙刺参的调料)。能量和信息的结合体就是我们想要的,可惜它们复合在一起并不听话,在导线里边传输非常没有规律。而且外界的干扰是避免不开的,RFI,EMI震动等等,信号很容易受到它们的干扰而流失,这样我们就损失了我们想要的东西。DBS的主体线是带电的,是带有稳定磁场的,它们可以整理导线内部的秩序。不过最理想的状态并不是很快的,而是接入一段时间以后。不过你说的现象是有可能的,接与不接的声音差异耳朵足以能够分辨,只是接入1小时和接入10小时却很难对比,并且人耳有迟滞现象,所以你很能分辨1秒钟的差异而分不出1小时的差异。 

笔者:我简单比喻一下,导线如同你的工人,DBS线好比你的管理人员,没有良好的管理工人的工作效率是比较低下的,对么? 

BILL:我认为你应该用在军事上比较好点。我个人不喜欢战争,但战争的指挥官很重要。 

笔者:道理一样的,呵呵。 

BILL:其实DBS装置是经过几次改进的,从12V到24V到36V,这个你可能比较熟悉。我们实验过很多次,对现在的电压感觉比较满意一些。再高也不安全了,美国市场上对这个有要求的。 

笔者:36V的盒子是塑料的,看起来没有24V的金属盒子有感觉。

BILL:我不理解你说的感觉,36V如果是金属盒子就太重了,至少使用起来不方便。 

笔者:现在我问一些敏感话题,可以么? 

BILL:不介意。 

笔者:首先,市场上的线材品牌种类很多,这点你得承认。你认为大家的设计理念一样还是不一样?如果一样的话是不是实现方法不同?如果不一样的话有没有标准? 

BILL:你的问题有点难度了。首先,我相信每一个设计师都是比较自信的。大家的设计理念应该都是一样的,的确是实现手法不同而已。 

笔者:如果把大家的理念全都放在一起会不会更好呢? 

BILL:我认为会比较糟的。不止产品比较糟,而且在美国这样是犯法的。美国的法律是逻辑法律,这种法律按照事情的情理程度来判断对错的。 

笔者:下边的问题也很敏锐,或者说是相当敏锐。如果大家的理念都一样,但设计的产品声音绝对是不同的。包括你的产品,也有人不喜欢,你怎么看待呢? 

BILL:~~笑~~ 我完全可以理解的。产品和设计者达到一致就可以了,当然设计者不同,产品必然就不同。至于欣赏者,他们是自由的。 

笔者:那你认为经验重要还是理论重要? 

BILL:我认为经验重要。理论往往是一开始设计的雏形,一般初期设计都是按照计划的。不过最后实现的都是以经验更多一些。我们发现一个重要问题,就是经验,换句话说就是实际得到的东西要比理论多的多。不过实践的东西能够马上得到应用,至于这个理论,我相信理论和经验是一对一的,任何现象都是可以解释清楚的,只是我们有时候还没有能力作出完美的解释。从设计者来看,可能是先从理论到实践,而从使用者来看,应该是从现象推论出相应的道理来。不过这是很累的,有时候我宁愿放弃研究理论。

笔者:我很赞同,我认为我的很多观点和你很相象。当然我要谢谢翻译能够给我很大的帮助,毕竟这段说起来比较深奥。 

笔者:你怎么评价你的线材呢? 

BILL:线材都是魔鬼,都是坏东西。 

笔者:那你是不是给魔鬼洗脱魔性的人呢? 

BILL:~~笑~~ 我们没有办法,目前我们没有选择。 

笔者:关于双线分音和线材长短,你怎么看待呢? 

BILL:我想分开来回答。双线分音是一个好主意,如果理想的话,我想可以设计出三线,5线甚至更多的线来分音。 

笔者:很奇怪,我个人很不支持双线分音,认为听感不一致,不平均。 

BILL:我想那是相位造成的。高低频共同传输好比游泳的人一样。水是一个载体,而人和水不协调,水给人带来阻力。双线分音就是把人和水分开,这样就没有阻力了。相对于人来说,更好一些,也就是高频受低频的牵制更小一些。双线分音的失真是低一些的,但成本比较高一些。

笔者:不过从听感上,双线确实不是很理想。 

BILL:我认为理想的应该是双功放,电子分音。把频率分的越开越好,就像我喇叭线里的SST技术一样,各个频段都分开来传输,更理想一些。 

笔者:那成本更高了,弄不好更难听啦。 

BILL:我是搞设计的,理想状态都是计划好的。我们要做的就是尽量接近理想状态,可能过程会比较辛苦一点。 

笔者:那线长呢?你怎么看待? 

BILL:我认为越短越理想,没有才是最好。 

笔者:很大相径庭啊。我们认为喇叭线3米比较好,信号线1.5米最好,2米电源线最好。你却有很大的分歧。 

BILL:我说的是理想状态而已,至于线的长度问题我曾经和香港威达公司的X先生探讨过。你们是从最终的声音来判定,我是根据理论数据来判定,它们是不同的。另外,电源线比较特别一些,电源线更注重于结构和屏蔽性能。它传输的是AC电流,频率比较固定,电压比较高,所以相对于材料要求可能会低一些。不过好的电源线更难设计,好的数码线也是。一个理想的数码线可以做的很长,我现在就在尝试。

笔者:你的线材是不是设计制作好会有一个雏形产品做测试呢?然后反复调整和修改?您用什么器材调整?您自己听什么器材?平时听什么类型的音乐? 

BILL:调整是肯定的,很多型号产品都没有商品出现,原因比较多而已。我们做参考的喇叭也比较多,曾经用过WILSON AUDIO。不过信号线的调整我们最后会用FM收音机,这样可以测试信号线的屏蔽性能,而且对考验信号线性能有帮助。我自己在听一对VANDERSTEEN MODEL 5A喇叭,我很喜欢这对喇叭,我的放大器是PASS ALPHA的单声道产品,一共4台。 

笔者:是不是0号,1号那些呢?黑色的方盒子,甲类机器,很热。 

BILL:是的,我用的是第三个型号,4台,放在喇叭边上,可以实现双功放推动,双线分音,而且把喇叭线减短一些。 

笔者:对,都是你自己的理论,你基本都实现了!我自己用的喇叭有THIEL,现在喜欢听MAGNEPAN,不过很崇拜GENESIS或WISDOM等等的大屏风喇叭。 

BILL:你的MAGNEPAN是什么型号? 

笔者:MG3.6。 

BILL:是一个不错的喇叭,很高很大,非常漂亮。WISDOM是一个很伟大的喇叭,CES上曾经展示过。 
笔者:对了,我现在用你的VOLCANO喇叭线,以前用过CLEAR,你能不能帮我签一个名字在上面?并且能不能评价一下你的这个产品呢? 

BILL:非常荣幸,也非常感谢你对AUDIO QUEST的支持。能不能写的上我只能试试看,或者先让MIKE试签一次?~~笑~~ VOLCANO全部是我自己设计出来的,设计这款线非常伤脑筋,还好我们所有的技术全在上面,而且也比较成功。看来你对我们的产品真的非常熟悉。 

TONY(翻译):BILL,我认为申先生可以感受到你的内心世界。 

BILL:(手模左胸)~~笑~~


笔者:能否谈一谈商业方面呢? 

BILL:可以。 

笔者:AQ线的销售情况怎么样? 

BILL:我认为比较好。我们在全球有52个国家(证实是54个)在销售我们的各式产品。亚洲有25---30%的比例。从整个市场来看,欧美特别是美加地区比较多,香港地区销量差不多排在第10左右,日本也有不少。 

MIKE(威达行政总裁):大陆地区和我们香港地区的比例是2:8,所以大陆市场的潜力还是比较大的。 

笔者:BILL,你现在的成品线里的产品线有漏洞,比如喇叭线里CV-6 DBS和PIKES PEAK之间,它们价格相差一倍,有没有类似直布罗陀这样的4千多人民币售价的产品? 

BILL:(从包里拿出几条样本线)事实上我们已经有成品出来。这条ROCKELLER和这条新GIBLARTAR就是你所说的产品。R的售价和CV-6 DBS差不多,新G的售价和老的也差不多。 

笔者:它们是PSC或者是PSC+? 

BILL:R是一半一半的,G是全PSC+的。R和旧款的老直布罗陀一样,不过加上了DBS,外型设计也有很大的突破。如果你仔细的算一算,这两条新产品比以前的要便宜一些。而且它们还加有DBS装置,我认为比较划算。 

笔者:没错,我意识到了。AQ线的生产是在哪里? 

BILL:我们的生产比较复杂,一条AQ线会坐5次飞机左右。我们的线芯是从日本订购来的,要知道他们的冶金技术真的很棒。外边的绝缘材料,包括DBS装置,内外包装等等都是从不同工厂定制的,最后的组装也是由专门的生产线来完成,算一算整个运输的次数会比较多。不过所有AQ零件的生产工厂都不做OEM的,只供给我们自己的线材生产。 

笔者:最近市场上有很多散装的AQ线销售,你能够解释一下么?(打开电脑,让BILL看相关信息) 

MIKE:这种线我们手里也有样本,让我的老朋友看一看。(拿出一段白色散线) 

BILL:这些散线我们已经知道了。首先我非常佩服中国内陆的加工能力,现在世界上很多品牌都在中国生产,使得生产成本可以压缩一些。 

笔者:这些线会影响正常的市场么? 

BILL:拷贝是中国独有的特点,比如电影,软件等等。我相信贵国的生产能力非常高超,但这些线并不是我的产品。我们用的PSC导线是从日本买进的,由于数量不是很多,中国内陆地区应该还不能买到。如果贵国生产的AQ线能够到我们的工厂进行检测,并且能够符合我们的生产标准,我很愿意在这里批量生产。  

笔者:有没有可能是贵厂生产线外流呢? 

BILL:这个是不太可能的。AUDIO QUEST大约有30多名员工,他们主要是负责管理和检测。我们所有装配好的线材都要送到总部检测,我们的检测非常严格,因为美国对产品的法律非常严格,所以没有疏忽的可能性。全球52(54)个国家的销售产品都是统一从这里分配的。 

笔者:你认为中国的线材市场怎么样? 

BILL:我这次是头一回来到中国,从我个人讲还不是很清楚。MIKE相对更熟悉一些。目前贵国的经济情况属于上升的趋势,我在北京看到的是一个比较繁荣的城市,相信这里以后的情况越来越好。

转载本站内容请标明来源和作者,本站转载内容均标明作者和出处,如有遗漏请联系本站及时处理!


分享达人请扫描上面二维码,关注“HIFI秀”微信
意见领袖请进入“微博”>>

热门标签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