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时代的唱片公司如何催生付费用户的分水岭?

HiFi秀 | 2017-6-8

独家形式只有在付费用户数量达到一定程度时,才能够真正走上独家模式。

互联网时代在线音乐给唱片公司带来了什么?

坐拥大量版权资源的唱片公司不仅成为互联网时代下灌溉数字音乐市场的一方沃土,也成为在音乐版权之争下对独家与分发授权的思考者。而随着互联网时代数字音乐的发展,唱片公司的逐渐没落让传统唱片公司开始依赖如音乐节等的其他传播载体。

作为一种经过十几年的文化洗礼的线下音乐形式,中国形形色色的音乐节数量已经达到两百多场,尽管近两年正在向垂直领域细分化,但数量繁多的音乐节仍然不可避免90%的同质化问题,盈利的头部音乐节品牌也面临着疲劳期与体制等问题。在此之中寻求新模式与品牌差异化也成为大小音乐节努力方向。

在今年5月20、21日于河北怀来县举办了以music、technology and art 为核心的第二届MTA天漠音乐节。与去年不同的是,今年的天漠音乐节不再主打电音,具备了民谣、hiphop、电音等多种音乐种类,音乐论坛、科技论坛等行业讲座,让今年的MTA更像是一场大杂烩音乐的狂欢。

可以看到的是,音乐节不仅在向垂直领域进军,并开始与其它圈子进行交融。中国音乐节是否跨出了1.0时代背后,是资本市场进来之后,关于互联网时代下的寻求多元化发展的唱片公司的思考。

在5月20日的天漠音乐论坛上,由资深跨界媒体人张昭轶与百度音乐总经理王磊、华纳音乐中国董事总经理王崇源围绕唱片公司在互联网时代进行了探讨。

版权争夺战背后:独家与分发的市场需求

5月16日,腾讯音乐与环球音乐集团签订了中国大陆地区数字版权分销战略合作协议。作为全球最大的唱片公司,环球音乐一直是Spotify与apple music的重要合作对象,一时间数字音乐版权再度成为引发行业探讨的议题焦点。

事实上,独家音乐版权的发起最先源于与酷狗合并前的海洋音乐。作为版权平台方,海洋音乐在2013年要收购酷我音乐时,曾对外称“海洋音乐已经长期独家签约的音乐及版权代理公司有40多家,其中包括当时尚未解体的EMI唱片、海蝶唱片、索尼出版、台湾种子音乐、BMG出版等网络音乐公司,占市场份额超过15%。”

而在斥资巨大的版权争夺战中,互联网音乐巨头需要面临的抉择是:要以数倍溢价购买大的独家音乐版权,还是利用这上亿资金去寻找其他更有意义的突破口。

另一方面,在版权战场中,也有一些互联网音乐公司并没有足够的经济实力坚守至下半场,也只能在寻找新的突破口中整理步履前行。

当数字音乐行业的版权集中于一个公司之手,这种“垄断”资源是否会给其他互联网音乐平台公司造成重创?在百度音乐总经理王磊看来,自己也在面临资金与KPI的压力。

“不去买这些版权的时候,省一大笔钱可以做其他事情,其实这是特别好的事。我们真是把这些钱花在我们花的刀刃上,VR、短视频、UGC、扶持中国独立音乐人等等之类的。”

另一方面,作为音乐创作者,王磊于流量音乐是否反哺音乐创作者的问题也怀有疑问,“音乐行业大家天天谈资本、模式几点零,而没有人真正踏下心潜心创作好作品的话,这个行业会比现在更悲观,那才是最黑暗的时代。”

独家模式推动力:创造付费用户分水岭

作为第一个在中国大陆地区签署独家授权协议的三大唱片公司之一,华纳音乐中国董事总经理王崇源认为,独家形式只有在付费用户数量达到一定程度时,才能够真正走上独家模式。

“国内主要授权跟代理是有所区别的,目前绝大多数是代理形式,之所以影视类的视频现在付费用户已经达到3500-4000万左右,而音乐是徘徊在1200-1500万左右,一部分的原因是由于内容本质和用户习惯带来的影响。”

另一部分的因素是,目前很多采取独家运营模式的视频网站,具备了足够的内容在市场上做转换。这也凸显出了音乐行业面临的内容不够的挑战,导致大多数内容集中在某一些公司手上,当这些公司内容授权出去了就没有其他内容可以置换,所以只能谈钱的现象。

当版权经营到付费用户数量跟不上,唯有不断的持续的再授权,就会造成走进一个循环中去,而这并不是推动付费用户的行为。

王崇源认为,中国观众需要某一些力量在背后推动,可能在付费用户达到某一个分水岭的时候,才会用独家这个概念才能推动到下一个层次,否则可能会一直停留在这个规模水平的付费用户。

而在百度音乐总经理王磊看来,几大音乐平台联手唱片公司共同推动付费业务在中国的发展,如果通过这样事情真的推动中国正版化付费进程,历史上也会写上一笔。

“大家面临这个行业资本进入时是无力的,无法抗拒,只好顺应。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讲,如果突然有一亿现金做其他事情,不会觉得是失落或者毁灭性的打击。”

作为付费音乐版权市场的核心推动力,独家版权会成为平台方的资源集中营,还是能够孵化出更多新力量的一方沃土?这取决于平台方如何打好这场“内容战”。

在国外,以netflix为主的视频平台,以spotify为主的音乐平台,很多内容也有分销也有独家,怎么样促进用户的付费,怎么把付费用户推到极致,为用户提供更多的服务也是一个需要思考的问题。

随着互联网时代数字音乐的发展,唱片公司的逐渐没落让传统唱片公司开始依赖如音乐节等的其他传播载体。而除了vr等硬件,王崇源表示,华纳音乐在跟各大合作方探讨如何将音乐与其他领域进行跨界交融上更有兴趣,其中也包括成为其中的参与方、出品方等等。

在版权和内容精细化运营等方面的提升。如虾米音乐等平台方正在着力vr音乐体验,在vr与科技等硬件外,可以看到,跨界的音乐节成为唱片公司在寻找互联网音乐平台发展的兴趣点所在。

而在VR硬件尚未成熟、手机摇一摇体验尚未开发到极致的中国市场内,王崇源认为VR体验如果真正应用到纯音乐会现场,还是要增加社交功能在里边。

“音乐行业我们作为版权方希望跟平台方做更多尝试,希望跟社会上更多其他媒体平台APP合作,互相去导流、互相分享音乐,而我觉得目前音乐还是稍微有点封闭式的。”

可以看到,在互联网时代下以华纳音乐为代表的综合类唱片公司,不仅面临数字版权合作与寻求跨界发展的可能,而如何创造更好的用户体验、培养用户付费习惯,彻底推动付费用户到达分水岭,才是推动数字音乐版权的最根本刚需。

转载本站内容请标明来源和作者,本站转载内容均标明作者和出处,如有遗漏请联系本站及时处理!


接上级通知,为做好疫情防控工作,2021年第28届BAE北京国际音乐音响展顺延至12月10-12日!
创新云展会,2021年BAE北京国际音乐音响展12月10-12日,在线恭候!
点击进入报名领取礼物>>